市场波动主责非量化 交易机制或引投机交易

  量化投资是新兴事物,市场对量化有不少误解;A股波动大的根源其实可能更多来自交易机制,鼓励了追涨杀跌、抱团、游资等投资性交易。

  交易量和换手率与流动性并不一定成正比关系。流动性其实是价格的连续性,可以由价格的连续性和买卖价差刻画。美股由于T+0和融券机制发达,股票的价格连续性非常好,买卖价差非常小。而A股,恰恰相反,外强中干。

  以今年的妖股九安医疗为例,其股价在上涨和下跌过程中,出现大量缺口,甚至低成交量涨跌停板。其主要原因或是T+0缺位、涨停板、融券机制缺失,给了有资金优势的机构操纵市场的便利。影响流动性和股价的同时,一般信息中介会配合讲故事,达到让散户高位接盘的目的。

  有人认为,美国发展量化投资是因为资本市场流动性比较差,着眼于解决流动性。这本意是指,高频做市交易优化了资本市场流动性,高频做市交易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量化投资,只不过是坐市商的角色机器化、高频化。

  量化投资的目的不是为了优化市场流动性,而是和其它主动投资、被动投资一样,为了资本的增值。其另外一个目的是克服人的贪婪和恐惧心理,按纪律交易,来减少人的情绪带来的投资错误,以及优化工作效率。

  同质化交易是不只存在于量化 更主要存在于公募主题基金、赛道基金;量化持仓相对分散,且有反转因子降低资产波动率。

  其实不止机器存在同质化交易,如:同质化多因子中性策略,指数增强策略;smart beta因子投资;risk premium;risk parity;ETF等。同时,人工也大量存在同质化交易,甚至更过,严重干扰流动性和市场定价,如:茅指数、宁指数、美股的ARK主题基金、A股的白酒基金、新能源基金、芯片基金、高端制造基金、医药基金等。

  比美股的ARK明星现象更恶劣的是,在A股由于没有有效的做空机制,机构抱团可以长期歪曲股票的定价,使得价格长期在泡沫区域,并保持低流动性,使得A股市场抗风险能力急剧降低,这种现象严重危害A股作为主要金融市场的安全。从2021年起的茅指数崩塌,到今年的宁指数大厦将倾,大都因此。

  在某些机制缺失的情况下,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盲目扩张,同质化交易大量存在于A股市场,引发了从2021年4季度起的回调。如果继续盲目加大对公募基金等各类机构投资者的培育,可能会酝酿下一次泡沫化。

  无论是价值投资、成长股投资、人工交易或量化投资,只要形成趋势,就存在趋同交易,就像实体经济里的电商、外卖、K12、数字货币、网约车……它既会帮助资源分配,也会造成资源浪费。只有通过有效的市场机制来疏导,来使得资源配置更加有效,降低对实体或虚拟市场的伤害。

  另外,量化虽然有类似趋势交易的动量因子,但也有基于反转因子的逆趋势交易。相对于公募(尤其是赛道基金)和游资的集中交易,量化持仓非常分散,对市场的流动性的冲击理论上远小于公募和游资。

  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之间没有等号关系。比如海天味业,得益于公募基金的抱团,估值长期处于50倍市盈率以上,即使从高点下跌约50%以后,市盈率仍然有60倍。这样的长期投资绝对不是价值投资。真正的价值投资,是价格向内在价值中枢均值回归。

  缺乏有效做空机制等,导致游资、T+0和高频交易对普通投资者构成不正当竞争。

  由于做空机制和T+0的缺失,机构投资者可以凭借资金优势放杠杆,滚动高频或日内高抛低吸操作,来实现现实意义上的做空和T+0,从而对其他投资者,尤其散户投资者构成不正当竞争。

  做空机制、涨跌停板等措施本意是为了保护散户,但被机构投资者凭借资金实力可能形成背后操纵的情况。因此,真正地保护散户,是取消目前的限制,优化交易机制,改善流动性,从而使得所有投资者尽量在同一起跑线,并使得股票流动性和价格难以被操纵。

  良性的交易机制可以鼓励更多维度的机构投资者进入市场,让机构投资者之间互相充分博弈,制衡,从而达到压低市场波动率,压低股票估值泡沫,保护散户投资者的目的。(作者袁玉玮系全球宏观对冲基金经理,20+年A股和国际市场投资经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