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套路?公司释放利好、实控人减持 股民质疑是否“市值管理”

  8月2日晚间,日播时尚公告,截至7月31日,公司以3026.47万元接近底线万元回购计划。此次回购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06%,回购均价为6.11元/股。

  回购计划实施的同时,公司实控人近期公告拟减持不超公司2%股份的计划和5.64%股份的实控人内部股权转让计划。另外,公司在归母净利润亏损的情况下依然大比例分红,并在3月被投资者质疑蹭新疆棉热点以抬升股价。以上种种,引来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发问,公司是否存在市值管理?

  “小盘股经常都是这种套路:涨一涨,减持点,埋个庄,再拉一拉,又减持点……”针对日播时尚近期的一系列动作,某券商分析师这样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针对公司是否存在市值管理、实控人内部股权转让的原因,记者致电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方称以公告为准。

  7月20日,日播时尚公告,公司实控人之一曲江亭因家庭资产规划需要,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5.64%公司股份,以7.353元/股的价格转让给王晟羽,转让价款总额约为9949万元。

  根据公告,日播时尚股东王卫东与股东曲江亭为夫妻,本次权益变动后,二人共同控制公司65.82%的股份,其子王晟羽未参与公司管理,为王卫东及曲江亭的一致行动人。

  “就是感觉实控人缺钱。”某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公司的品牌老化又开发不出新的来,形势不乐观。”

  日前,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向日播时尚提问称,“贵公司前段时间刚回购,然后借助新疆棉花事件大涨一段,现在精准减持,是否也存在市值管理?”公司在回复中表示,“公司未进行市值管理,也未曾委托或指使他人进行市值管理。”

  尽管如此,记者根据公司公开信息梳理发现,日播时尚近半年来股价波动较大,确有一边发布相关利好、实控人一边减持的情况存在。

  2020年6月8日,日播时尚公告,王卫东以及王卫东控股的日播控股拟合计减持不超6%的公司股份。截至2020年12月28日减持期届满,日播控股完成减持1.29%的公司股份,王卫东未进行减持。

  2020年12月15日,公司公告,未来一年内,拟以3000万-5000万元自有资金,以不超9.64元/股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

  2021年3月,新疆棉花事件发生,日播时尚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部分产品选用以新疆长绒棉及有机棉为原料的纱线和面料。公司支持并助力中国棉花产业的发展”。公司股价3月25日、26日、29日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

  此后公司股价震荡上扬,一度出现五连板,并于2021年6月8日涨至今年以来最高点12.19元/股。

  2021年7月7日,公司再度发布减持公告,实控人王卫东、曲江亭夫妻拟在半年内合计减持2%的公司股份。

  实控人忙于减持,背后是上市公司增长乏力的经营业绩,以及实际控制人对公司股份的大比例质押。

  今年4月26日,公司公布2020年年报及利润分配方案。一方面,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4752.21万元;另一方面,公司母公司利润表实现净利润240.42万元,公司拟定提取10%的法定盈余公积金24.04万元,拟分配利润2854.99万元,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2元(含税)。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非主营业务给公司增加了879.03万元利润,其中收到财政补贴及其他收益税前968.03万元,银行理财收益税前420.92万元,营业外收支税前-509.92万元。

  2020年,公司存货余额2.26亿元,但比2019年的2.87亿元已有所减少。

  记者梳理公司资料发现,日播时尚主营精品服装的设计研发及生产销售,旗下有服装品牌“播 broadcast”、broadcute、CRZ、目澈MUCHELL和SIRLOIN等,走的是多品牌战略,但旗下多个品牌的经营情况并不好。

  早在受2020年疫情影响之前,日播时尚财务指标已经出现问题。公司于2017年5月31日上市,2017年-2019年度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363.57万元、3836.43万元、881.31万元。上市以来公司净利润连续下降。

  2020年,日播时尚线下销售受到疫情严重影响,全年关闭307家门店,其中除“播 broadcast”以外的其他4个品牌门店全关闭,“播 broadcast”也关闭了176家门店,归母净利润大额亏损。

  公告称,亏损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受疫情影响,日播时尚线%;线%。二是负责CRZ品牌的广州腾羿资不抵债,破产清算,致使亏损增加6538.38万元。

  不过,今年一季度,日播时尚实现营业收入2.2亿元,同比增长35.71%;净利润扭亏为盈,盈利1554.79万元。公司公告称,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尚未恢复到疫情前的同期水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