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周刊:经济危机幽灵徘徊欧洲

  中新网8月26日电 香港《亚洲周刊》最新一期刊文说,欧债问题越滚越大,救援希腊行动,芬兰等国倒戈,坚决反对发行欧债的德国成为众矢之的,德国国内民意反弹,极端左右翼不满,纵火烧车等抗议不断。

  8月16日德法高峰会后,祭出欧元区共同经济政府、交易税及国债上限等提议。立意良善,然而牵涉到财政主权及有效范围的敏感议题,市场不为所动,全球股市持续重挫,金价天天创新高。惊魂未定,8月18日起又陆续传出芬兰等五国不愿无条件参与救援希腊的消息,欧盟核心价值的互助精神开始动摇;欧盟会员国间对救灾二人组默克尔和萨科奇的指责越加严厉——德法两个欧洲最重要的经济体不会也不敢导戏,没魄力大刀阔斧,以致欧元区越来越病入膏肓。坚决反对发行欧元债券的德国尤其成为众矢之的,被许多其它会员国认定为欧债迟迟无法真正解决的绊脚石。

  芬兰政府要求希腊提拨一定金额,存放于芬兰国家账户充当担保,作为参与希腊救援案的交换条件。7月份欧盟各国讨论第二笔希腊援助款时,为争取财务建全的芬兰支持,开了一个后门,允许“在适当的情况下,另约规定,确保救援国得以避险”的但书。确实金额多少,众说纷纭,希腊报纸说是全额,芬兰媒体臆测约是1/3。芬兰财政部笼统地证实只是“一部分”,而且还需要得到欧盟会员国共同决议通过才算数。

  芬兰的“倒戈”行动主要源自其极势力真芬兰人党的压力,该党对自己的定义是民族保守派,对欧元强烈质疑,在上一次大选中获得19%的选票,为芬兰第三大党派。

  消息一传出,和芬兰同属财务建全国家的荷兰和奥地利决定跟进。荷兰的势力不在芬兰之下,奥地利则因其银行介入希腊国债券不深,自认有权要求担保品。

  东欧的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更理直气壮,他们本来体质就较弱,近年努力做好自家功课,改善政府预算赤字结构,国债上限降到国家整体经济产出的45%(相对于老会员国宽松的60%),才得以符合严苛的入会条件,加入欧盟。

  五国要求保障,以免血本无归,其实并不过份。只不过如此一来,希腊得到的实质援助马上被稀释掉10多个百分点,康复更遥遥无期,而欧盟同舟共济的立会原则也明显遭到挑战。一向出钱最多的德国群情哗然,一边指责这些小国推卸责任,一边称欧猪五国(Piigs,即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及西班牙五国英文名的简称)寄生虫,部分人更加怀念起马克时代各凭本事的美好时光。

  事实上,欧债问题是金融危机的延伸,错综复杂,不管在哪一国,绝大多数的老百姓雾里看花,对复杂的专有名词一知半解,也理不清他们之间的横、纵向关联。德国人对马克的怀旧,主要出自无力感及无知的情绪反应。虽然专家相信马克确实有潜力成为“后欧元”时代的超强货币,但以德国出口导向的经济结构,强势马克将是外销的致命伤,所以即便有人恐惧不计代价挺欧元将带来欧洲均贫,对德国而言,救欧元可能还是最好的选项。

  根据明镜在线论坛的投票调查,至亚洲周刊截稿为止,1/4的德国人力主恢复马克;34%认为欧元需要彻底改革、破产国应该脱离欧元区;更多的人——38%认为德国受惠于欧元最深,无论如何欧元区必须团结。

  德国人虽有救欧元“舍我取谁”的豪情,可惜从2008年雷曼兄弟引起的金融危机,到这一年多来援救希腊的过程,总让人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感觉,每一回合十万火急的高峰会后,通过天文数字的融资加上某些补洞措施,换取短暂的喘息,一直到下一回合警报再起,警报之间的间距越来越短。

  欧债的大雪球演变至今,几乎已成了无底洞。就技术面来说,多数专家认为发行欧元债券(欧元十七国共同互相担保)是此刻没有选择中的选择,虽然没有人敢打包票,而且实施起来还得克服不少困难,但沉疴只能用猛药——当年确立货币同盟的马斯垂克条约明文排除一个会员国的债务由其它会员国承担的可能,修改欧洲宪法及各国完成立法,旷日费时,远水能否救近火,没人知道;再者,有大锅饭吃的情况下,难保某些国家不会惰性作祟,失去整顿财政的动机。

  默克尔坚决反对欧元债券,直接的理由是此举涉及共同预算管控,需从长计议,而且德国借贷成本将大幅上升。德国债信顶级,目前支付不到2.5%的利息即可在市场上借到钱,西班牙及意大利为6%,希腊及葡萄牙超过10%,平均下来,极可能变成5%。实际上以中、远期来看,德国受惠于欧洲内陆市场购买力的复苏将远远超过短期多出来的借贷成本。两年后的大选考虑应该才是默克尔反对的主因。

  曾谣传债信可能被降级的法国,说起话来不敢像德国那么大声,法国大选只剩8个月,萨科奇急需良好政绩点缀,可惜事与愿违。

  德法导演的欧债救援大戏,被指挥的主角、配角们咬牙切齿,观众冷汗连连。默克尔和萨科齐只治标不治本,自己党内的不满声浪日嚣;不对,因为他们只是恰巧此刻浮在台面上的人物,资本主义怪兽的养成由来已久,病态的政治文化非一日之寒。

  从去年开始,柏林出现夜半纵火烧车事件,今年到现在,已有超过300辆停在街头的高级车遭不名人士纵火烧毁。纵火者选择夜半行动,行动快速,警察束手无策,赶到现场时,人早已逃逸,目前为止只抓到一个。

  为防伦敦式的暴乱重演,警方悬赏5000欧元寻找破案线索,连总理默克尔都出来喊话,决不宽容。烧毁的车灰屑象征着什么?警方根据收到的秘函分析,纵火者一部分为极端左翼分子,一部分为模仿的暴民。前者烧车出于政治动机,目标集中在他们眼中“黑心”企业的公务车;后者可能出于单纯的、愚蠢的破坏心态。

  柏林虽为首都,却是全德国最穷的城市之一,领失业救济的人数居全国之冠,青少年失业率在13.5(全德平均为7%),前景悲观。在此氛围下,社会边缘人以烧高级汽车引起注意。

  原本就仇外的极端右翼派NPD趁机煽风,在9月的市长选战前夕,明目张胆宣扬纳粹意识形态,推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竞选海报,还精美包装民粹政见:“要社会公平,不要多元社会”、“要安全,就靠法治和秩序”,提醒德国人别被连累“拖下水”,让这类似是而非的排外主张在焦虑不安的民心中发酵。

  水火不容的极端左右两翼,在欧债、美债危机的重压下,竟以如此诡谲的方式,走到雷同的阵在线——为无助情绪寻找出口。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