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老奶奶都来问的DAO到底是个啥?

  买下一支 NBA 球队需要多少钱?两年前,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蔡崇信 100% 收购布鲁克林篮网队,前后共斥资 23.5 亿美元。如今,拿不出这么多钱的普通球迷们,有了一个新办法。

  2021 年 11 月,一个名为“Krause House”的 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开始发行 NFT(三种面额的虚拟球票),目标是筹集 1000 ETH(市场价大约是 400 万美元)用作购买一支 NBA 球队的准备——虽然这笔钱仅相当于球队一年的包机费。筹款速度之快令人惊叹,其中最初 200 ETH 的筹集仅用时 15 分钟。

  “众筹买球队”的灵感来自于不久之前一次更离奇的 DAO 集资事件——一个名为“ConstitutionDAO”的组织,想买下公开拍卖的 1787 年《美国宪法》初版印刷本。

  《美国宪法》初版印刷本如今仅存 13 份,这次要拍卖的就是流入民间的其中一份。苏富比给的估价是 2000 万美元。但就在 11 月 18 日当天,那六页纸最终以 4320 万美元敲槌卖出,创下历史文件在拍卖会上的世界最高价纪录。

  受到热切关注的 ConstitutionDAO 没能如愿,他们最后以轻微劣势输给了芝加哥首富 Ken Griffin。失败的重要原因正是 ConstitutionDAO 筹款过程公开透明,出价底线已经被竞争者提前摸清。随后,ConstitutionDAO 为出资者开放了退款申请。

  纽约时报、BBC 等媒体都将这次拍卖的关注点聚焦在了 ConstitutionDAO 身上:17000 多位来自全球各地的网友出资,在短短 72 小时之内,筹得价值相当于 4000 多万美元等值的 ETH。“一些博物馆人员非常吃惊”,ConstitutionDAO 的一名核心组织者表示,“他们半年才能筹到这么多钱,问我们为什么能在三天内就搞定。”

  人们关注 ConstitutionDAO,除了“搞钱”快,还因为这是一起加密货币冲击现实世界的历史性事件。这 17000 多个素不相识的人抱着同一个使命:买下历史文献印刷本,并在之后共同投票表决文件应该放在哪里展出。

  “我们的确创造了历史 …… 连老奶奶们都来问‘以太坊是啥?’”ConstitutionDAO 在 Twitter 上这样写道。

  一切开始于《美国宪法》印刷本公开拍卖的前一周。“我们为什么不参与竞拍呢?”一些加密货币圈内的人突发奇想。《美国宪法》印刷本 1000 万美元起拍,单人出资甚至都很难拿到“入场券”,有人建议为这个竞拍项目成立 DAO 组织众筹。牵头的人开起了视频会议,紧锣密鼓地拟定方案。

  首先,DAO 要解决自己的“身份问题”。这种“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并未在任何司法辖区根据具体的管理条例注册,因此也没有相应的法律身份。一开始,苏富比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跟一个“DAO”打交道,不知道怎样做才合规。

  本质上,DAO 是一种写在区块链上的公开计算机代码,可以理解为是一种电子合同,但这种合同怎么执行由其代码决定,而非人。

  可以把 DAO 视为一种电子合同,怎么执行由其代码决定,而非人丨Unsplash

  ConstitutionDAO 的核心成员立刻找来了最了解相关法律议题的人,一起建立了能和苏富比交易的法律实体;找到非营利性组织 Endaoment 商量文件保存和出席投标等事宜;并选定了第三方平台 Juicebox 作为筹资的入口。

  筹资网页很快就上线了,其上的公告指出:筹得 1400 万美元,就有了拍卖入场券;筹得 3000 万美元,就可以和他人竞争;若筹得 4000 万以上,会有很大几率胜出。公告还指出,出资者共享的并非拍品的所有权,他们获得的只是这枚印刷本的治理权——根据出资的比例,获得相应的代币作为凭证。而这种凭证可以用来发起提议和投票,决定整个资金池未来还可以去做什么。

  “参与者以后看到这份印刷本时,会想起自己参与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他们对文件的去向有发言权,这和在国家档案馆参观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其中一个组织者说道。

  “每个人的动机不一样。我是觉得好玩,心想还有人这样筹款。”Z 最早在 Twitter 上看到有人转发 ConstitutionDAO 的公告,“更多的人觉得这是个具有历史性的事件,想要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也有很多人是投机心理,微博上有一些大 V 小 V 在忽悠买这个能涨,然后很多人进了 Discord 聊天室发现这只是单纯的捐款,觉得被骗了。”

  Z 第一次点击进入筹资页面时,筹款进度刚刚到达了 27%。点击捐款后就会跳转到一个叫 Juicebox 的第三方集资服务,再点击“连接钱包”,Z 放在 MetaMask 的 ETH 就会捐出去。

  捐款完毕后,Z 收到了代币“$PEOPLE”,这既是是他的出资证明,也是其作为 DAO 成员的身份证明,还是之后能享受权益的凭证。

  问题来了,项目组织者会不会卷款跑路?ConstitutionDAO 的组织者表示会把钱转入一个类似“区块链保险箱”的账户里,如果要动这笔钱,需要一定量的管理员(只是项目的组织者,而非决策方)同意并签名。Z 告诉我们,他们事先把 13 个组织者设定为管理员,如果要移动资金,必须有其中 9 人同时签上他们的数字签名。

  13 和 9 的设定“是为了保持传统,致敬历史。”1788 年 6 月 21 日,《美国宪法》在最初 13 个州中得到了 9 个州批准后,成为了国家的法律。

  “即便最后竞拍失败了,但绝大多数人觉得没关系。这已经创造了历史。但他们同时也在反思,在区块链上做拍卖筹款不好,因为对方会知道你的底牌。还有人提议别解散,可以把币留着去拍卖更便宜的《美国权利法案》印刷本。”Z 说。

  在 ConstitutionDAO 里的出资人有 17000 多个,他们来自全世界。为什么他们愿意信任一个连正式法律身份都没有的“组织”呢?

  在这个事件中,人们的信任不是建立在书面合约上的,也不依赖有权解释这些合约的司法机关,其核心在于一系列密码学和计算机技术——人们信任 ConstitutionDAO 的组织者,不是因为他们许下了承诺,而是因为他们的承诺变成了公开的计算机代码,并且这些代码的执行不受人为干预。

  数字签名技术基于上世纪 70 年代出现的“公钥密码学”。公钥密码学开创性地允许用户公开一段信息(称为“公钥”)用作加密,而对应的一段保密信息(称为“私钥”)则用作解密;公钥由私钥单向计算出来,是一一对应的,但凭借公钥却不可反推出私钥。在通信中,发消息的一方使用对方的公钥来加密信息,接收的一方则使用自己的私钥来解密——这也是互联网安全通信的基础。

  公钥由私钥单向计算出来,是一一对应的,但凭借公钥却不可反推出私钥丨Ledger

  后来,公钥密码学延伸出了数字签名技术:使用私钥对某条消息生成签名之后,他人只要知道那条消息、你的公钥和你的签名,就可以验证该签名是否出自你手。

  在银行等系统中,数字签名都被用作一种身份证明方案,比如银行的 U 盾。但在比特币、以太坊这样免准入的区块链中,数字签名成了一种账户系统:公钥就像是账号(可以公开),而私钥就相当于密码(不能公开)。资产直接记在一个个公钥名下,而在转移资产时,必须出示相应私钥的签名。由于签名无法伪造,他人就无法直接盗走你的资产。

  这套系统解决了许多问题:它使得我们无需银行或某些机构来发放账户,一对公私钥就是一个账户,而私钥就是一串很长的数字,个人可以随意用软件生成无数个。

  同样地,这样的系统先天就是无国界、免准入的,所以 ConstitutionDAO 能允许全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参与。

  但是,当一个公钥声称自己有多少资金时,我们怎么知道真假呢?这就要用到另一套技术——区块链。

  狭义上,区块链技术可以看作是许多互相不信任的计算机连在一起,最后形成一个共享的、有顺序的数据库的方法。

  区块链是一套让许多互不信任的计算机对网络内发生事件的顺序取得共识的技术丨Unsplash

  在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网络中,在计算机之间共享的就是转账消息和签名的历史记录——即资金在不同公钥间流转的记录。一台计算机只要有完整的区块链数据,并根据与其他计算机一样的代码规则来解释和验证这些数据,得出的结果必定与同一区块链网络中的其他计算机一致。

  因为资金在公钥间流转的记录都被公开了,即便没有第三方权威,每个公钥底下有多少资金都会成为确定的共识——只要你实时下载最新的共享数据。

  因此,ConstitutionDAO 可以放心接受捐款,无需银行来验证出资者的资金。

  ConstitutionDAO 得以成立的最后一个组件,来自区块链的一个细分设计领域——智能合约(满足一定条件后可触发的分布式计算程序)。

  每个公钥想在区块链上转移资金时,都要提供相应的签名;收到转账消息的计算机一方面检查该公钥名下的余额,另一方面验证签名的有效性——这本质上是执行计算的过程。那是否可以让这些区块链网络中的计算机执行一些别的计算呢?

  以太坊正是充分实践了这种设想的一套区块链协议。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用户可以自己上传任意的代码,并付出一定代价来要求所有计算机执行。就像转账的消息会被每一台计算机执行(验证)一遍,这种要求运行代码的消息也会被以太坊网络中每一台计算机执行一遍。

  这些代码本身是公开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代码一旦被触发,就会在以太坊网络的每一台电脑上执行一遍,这个执行的过程,可以被认为是非人力可干预的、机械的;最后,如果你不信任他人得出的结果,可以自己运行实现了以太坊协议的计算机软件,来验证其他人的执行结果。

  所以,当 ConstitutionDAO 的组织者说资金动用决策必须至少集齐 13 个公钥中的 9 个签名时,是区块链的公开性以及以太坊的特性使之成为了可信的承诺。

  这种可以协调人类经济事务的计算机代码,被称为“智能合约”。早在 1996 年,由计算机科学家 Nick Szabo 提出。

  截至撰文为止,以太坊网络有 5006 个公开的计算机(数据);比特币网络有 14921 个公开的计算机(bitnodes.io 数据)。这些计算机的运营者,都是自愿运行相应的软件、加入这些网络的|Unsplash

  ConstitutionDAO 的发起人还做出了另一个“自我限定”:本身不投入资金,并没有能力决定资金的用途——发起者就只是为项目起了个名字,并把代码上传到区块链。

  这次活动之所以受到如此热切的关注,是因为它激发了人们对现有商业组织形式和资源分配方式的反思。

  在整个筹资过程中,ConstitutionDAO 并没有为那些组织者和贡献者支付任何酬劳。这群聪明的头脑聚在一起,只为了让“买下《美国宪法》印刷本”这个目标实现。这种前所未见的合力,尤其对传统的“公司”雇佣制度发起了挑战。

  DAO 将管理权分散于所有的参与者,组织架构比一般公司更加扁平,一些管理者的决策行为可以被基于代币的投票行为所替代。所有资金的分配和流动,都记录在“链”,公开透明。

  另外,DAO 仅以数字签名技术就可以表示身份和授权操作,账户不带有真实身份信息,所以这种组织天生是全球化的,分布于任何地区的人都能加入;在激励制度上,贡献越多的人就可以获得越多的 DAO 治理代币——换个说法,所有员工都能按劳持有公司股票,人才的努力和公司的收益都将进入正向循环。

  但并非所有的 DAO 都是高效的,它本质上就是一些计算机代码。而人写出来的代码,也有会好坏之分;代码所协助的经济合作模式,也会有效率上的高低之差。

  DAO 如今还有两个局限性。一是承认 DAO 的司法辖区并不多,大多数国家对于 DAO 的法律定义还处于灰色地带,这也是为什么 ConstitutionDAO 需要专门成立一个公司实体去参与苏富比竞拍;二是其安全性几乎仅由代码来保证,如果智能合约代码没有合理编写,可能会遭到恶意攻击并导致参与者损失资金。

  早在 2016 年 4 月,首个 DAO“The DAO”出现,众筹达 1.5 亿美元,开展风险投资基金。但在两个月内,就因为代码漏洞被黑客入侵,三分之一的钱款被盗走。

  2021年 9 月,央行等 10 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币圈,也在政策的明确之下遭到重击。

  在如今“谈币色变”的环境下,一个从业者表示:“我希望大家不要妖魔化技术,比如,数字签名就是数字签名,银行等生活里所有地方都在用,它只是一种用来检验身份一致性的技术;其次,也不要神化技术,夸大技术的实际效果,最终让技术概念失去意义,变成烂大街的宣传标语,进一步阻碍了大家的理解和接受。”

  尽管业界对于 DAO 可持续性以及安全性的质疑不绝于耳,但最近 DAO 的频繁“出圈”,也让很多行外人开始好奇:“我能用它做什么?”

  回看 ConstitutionDAO 事件,组织运作之所以能如此高效,在一周内迅速分配、组织资源是直接原因。而深层原因,是这种技术已经有很大的信任基础,更深层的,或许是一种强有力的社会共识正在应时而生,人们渴望一个更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人们把它称为 Web 3.0。

  买下一支NBA球队需要多少钱?两年前,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蔡崇信100%收购布鲁克林篮网队,前后共斥资23 ...

  国内第一个元宇宙IPO,正在赶来。不久前,飞天云动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上市。该公司原名是...

  我小时候和叔叔一起过暑假,我记得他多爱沙滩,我记得我多么爱他。不幸的是,有一天,他被诊断出皮肤癌...

  随着人员调整到位,阿里的海外数字商业和中国数字商业两大板块,都开始高速转动。文|《中国企业家》记...

  作者鸿键“没有张小龙”成了2022微信公开课PRO最大的新闻点,但公开课看点依然很多,且脉络清晰。1月6...

  电磁炉在前几年疯狂的流行着,电磁炉的智能更是大大的方便了我们的生活。随着科技发展的速度之快,人们...

  阿里巴巴一度就是淘宝公司,“孵”出了支付宝、菜鸟、天猫甚至阿里云。这些调整支撑了阿里巴巴2014年上...

  “在2021年势如破竹的公司有不少,硅兔君为读者们在这里做了盘点,希望能让关注创业的你窥斑见豹、有所...

  发生在网大为身上的故事,是互联网时代人生样本中的一个特例。他亲历了这个时代最辉煌的商业成功,见证...

  时代又变了。“微机室前穿鞋套,鼠标底下扣弹珠”,可能是千禧一代对于互联网和信息时代最早的记忆。但...

分享: